石头写真馆
Kofuku Shashin 我在新浪的微博 [石头写真 http://weibo.com/u/1991411011]


又见“翟姐”
Time:2011-03-27

 

 

                                       

                                       《利比亚》 2011年3月21日 彩色铅笔

 

朋友余余送来的几本书刊里夹有一册《明日风尚》杂志的小副刊,主题是《翟永明·诗意思考力》,选了翟永明的几篇随笔和几首诗歌。

我喜欢这个女诗人。记得若干年前,到诗人村长家里玩,他从书架里抽出一本翟永明的随笔集《坚韧的破碎之花》,书中作者回顾了她所理解的桑塔格、弗里达·卡洛等作家,写得动情,尤其在写女艺术家时自然而然地将自己融合了进去。
村长鬼鬼地说,作者本人很漂亮哦,他又取出一本诗集,也是翟姐写的,上面有张作者的黑白照片(好像是 拍的)。空空的眼睛直愣愣地盯住你,让你有话想和她说,张口又无言。

那时身体好,看完她的随笔集,我就想飞去四川,去她的“白夜”酒吧小坐,远远地看她。
时至今日,通过文本,我一见钟情的女子不多,翟姐算一个。但是,读到她的组诗《女人》后,我才知道,有些女人只可远观,不可近玩。一碰,梦会破,人也会跟着碎裂。

近期,猫家养病,没事儿,我也会整整书橱,在一本旧杂志里,我看到画家何多苓的几幅“精神肖像”。灰色的背景里,一个灰色的女人若隐若现,仔细看,主角好像就是翟永明。
后来得到证实,我的判断不错,只不过,两人早已分道扬镳……
我当时第一感觉很可笑:一个画画得那么好男人和一个诗写得那么好的女人在一起应该多完美啊……现在再想,才意识到,一对敏感的男女在一起,想必辛苦,若是正好艺术观点相同,在一起就可能赛过列侬和洋子,若意见相左,我想不出那痛苦究竟会如何,结果又会如何。

回想,我每次读到翟永明皆非刻意,等她出新书,或者传出新的消息。

——————————————————————————————————————

翟永明的诗

 

 


  Posted at  2011-03-27 17:46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



Upd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