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写真馆
Kofuku Shashin 我在新浪的微博 [石头写真 http://weibo.com/u/1991411011]


写给我的表姐和表姐夫
Time:2011-05-09

                                               《我不想再听你们重复有关故乡的回忆了》 2011-5-8


我少年时期的偶像是表姐,她是我练字学画的启蒙者。
第一次看到她的画,我才知道世界上还有那么好玩的游戏。你坐在一张白纸前,用笔,可以构造世界、组织聚会、编造自己的舞台演出。
后来,我去少年宫学画,偶尔还和歌舞班的女孩们参加文艺演出,在台上或人堆里挥毫泼墨。我自以为画得不错了,已经模仿得很齐白石很潘天寿了,但有一次表演结束后,边上有个陌生人讥笑我的题款字太丑。那时我表姐已经在全国的青少年书法大赛上获得金奖。
我觉得姐能做到的,我一定行。搜集字贴,我一个暑假都憋在家里,写字写字,渐渐找到感觉,有了自己的一手,畅所欲写。直到后来表姐夸我写得还不错,我就一直徘徊在少年时代,吹几声口哨。

昨天来家看我的,除了表姐还有表姐夫。
姐夫一直和我投缘。我们是小学校友,曾在一条街道上狂奔,也不知道他怎么做的,跑着跑着,进了我们家门,成了我的姐夫。
我们极少重提往事,说起我们交集的年轻时代。然而当他拿起我的画册,看到我画的那些童年故事时,脸上表现出的同情和热情,莫不是我所熟悉的。

我给表姐姐夫拍了张宝丽莱照片。
幸福向来难以解释,可表现出来效果却何其相似。四目交流、肢体扶持、话语呼应、心灵共鸣,都是你来我往,联系得千丝万缕。你稍一用力即能感受到其间微妙,不必言说的自然美。

我父母皆说表姐年轻也更美了,我料想那必是幸福滋润的结果。

昨晚没有起夜。一睡抵天明。而且体骸开放,心神清明。每每我所欣赏的亲朋来看过我,陪我说话,观赏我近期的小画,听我说傻话,我就特别安心。比起亲友散去后,刹那间心头的荒凉,美好的回忆可以温暖长夜,更能安慰其后很长一段日子。

谢谢姐、姐夫。祝你们幸福!

 


  Posted at  2011-05-09 11:43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



Upd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