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写真馆
Kofuku Shashin 我在新浪的微博 [石头写真 http://weibo.com/u/1991411011]


病花园 (读诗人陈东东的散文)
Time:2011-08-04

 

《羽毛球》 2011-7 巧思+乐凯100


护士们尽管穿行忙碌,却并没有辜负绿荫小径,水榭游廊和惟一的病榻周围的春光。
她们洁净、鲜美、可爱、亲切,令人想到高级餐馆里训练有素、热情周到的服务小姐。
只不过她们送上和撤下的是体温表、注射器、内窥镜、氧气袋。昂贵的药剂和病体用剩的一只只空瓶。
她们的风度被消毒液浸透了的 。
在进入玻璃暖房以后,她们又充任花匠,小心细致地栽培那个躯体,为他修枝、嫁接、供水、注射、翻身和点穴,但并没有指望他枯木逢春,又会开花结果什么的。
边上的几台精度监视器,却不用来作为摆设。

——陈东东《地址素描和戏仿·病花园》


蔡:你的散文是否跟你的诗一样,也努力要达到一种抽象?
陈:一种散文的抽象,这主要是指像《幻术人物臆写》、《地址素描和戏仿》、《晨泳者札记》这些“散文作品”。我甚至希望写出真正枯涩、密不透风和不能卒读的散文作品来,从而能接近一种“写作的抽象”。

——《陈东东访谈录》 蔡逍采访


陈东东一定也病过。他写的护士何其逼真,一下子写出我心里护士的形象,包括外露的和隐秘的那些部分。护士当然是人,而且多数是年轻的女人。但是人在职业中多半容易丢失人性,更像仪器,自动或被动地打转,唯其如此,那些人才少些烦恼,少些梦魇。尤其她们从事的职业,面对人的生存与死亡,痛苦与快乐。相关的工作,表面上平静——绝非冷漠——更多则是无奈——出于自我的保护。

                                                                                           ——石头

 

(特别感谢送我黑白卷、帮我冲洗胶片的春日兄)

 

 


  Posted at  2011-08-04 09:44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



Upd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