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写真馆
Kofuku Shashin 我在新浪的微博 [石头写真 http://weibo.com/u/1991411011]


家里的同学会
Time:2011-11-07

 

 

 

                                                      《子非鱼》 2011-11-6  彩色铅笔

 

 

昨天上午,接到初中同学CX的电话,说要和其他几个同学一起来看我。我转告父母,母亲说,你那些同学真好,你住院的时候,他们就来看过你。当时我在昏迷,对此全然不知。


没过多久,同学们来了。(这句话很学生气。)
CX、XKF、WJ、YJ还有GKW。(用简称,是因为同学的性格不一,有的人很低调,哈哈。。。)


YJ好像那么多年都没什么变化。初中以后她就停止了生长,以至于容颜不改,我一眼,就能在人堆里认出她。印象中,小学、初中,她一直是我们的班长,她似乎永远有当小干部的命。现在,她在城西一个社区里当着干部。老同学一直喊她“班长”,她也应承着,“班长”于她早已不是官位,而是一个平和的绰号。

CX就是电话过的那个女孩(要是叫她“女人”她会咆哮的)。我的相册里有一张她的老照片。是我初中分班后向她要的。她那时英语好,好像还做过课代表,很受男孩关注。何况她一直很在意自己的表现,时隔快二十年了,她依然设法在装扮上体现个性。她是保险业界的精英,擅长言谈,但她很少主动谈及工作。她不想在朋友一起时,流露太多江湖气和商业味。她穿正装,却选择颜色鲜艳的衣服。她表情严肃,可童花头暴露了她内心的俏皮。

CX的死对头是WJ。WJ是初中一年级下学期或初二上半学期转到我们学校的。但是他一进来,即采取反客为主的策略、用幽默的口才和霸道的作风笼络了不少敢怒不敢言的少年人,大家和他拉帮结派,嘻嘻哈哈。不久以后,依稀传出他们一帮人在哪里玩、哪儿吃喝、和那帮人发生争斗。古惑仔的作派,我不是先从VCD里领略,而是先从他们身上嗅出了味道。我想成为其中一员,却一直被什么排斥着,是那时太文弱还是一直很自我?WJ现在在电信工作,除了不改幽默本质,依然保持了一片热心肠,爱打抱不平,好对恶人丑闻拳打脚踢,所以朋友对他不离不弃。即使如CX这样爱和他抬杠斗嘴的人,最后一定会和他一笑泯恩仇,反而更像极了一对好兄妹。

XKF有点微微发福,但是资本好,还是那么帅气。他走后,母亲说:你几个同学中XKF最帅。XKF师院毕业后,原在市里一高校任职,统领几千学生开早会晚自习。后不乐于受到院校束缚,心怀对江湖的期许,下海经商。他机智过人、为人豁达、不拘小节、诚守信诺,生意自然做得顺风顺水。发福估计是应酬过多所至,也有可能因为心宽体胖。他对朋友很好。听闻WJ做手术时,XKF连续两天带饭照料,朋友做到这样而且是大老爷们,可见这个男人何其细致,他有侠骨更不缺柔情,也难怪他从小到大从班干部到学校干部都是一等人选,大家选他,投他一票,无愧。

GKW是我小学、初中和高中的同班同学。同学到这个份儿上,可见缘分深切。GKW在熟人中才健谈,在陌生的场所,他必须观察一段时间,才进入角色,伺机和人攀谈。他附和,但绝不随意,也不刻意干扰别人的思路,更不会打断别人说话。你可以忽略他的存在,但在你发现别人不理会你的言谈时,GKW却在边上专注——至少貌似专注——于你的叙谈。但是你千万别激发了他的坏,要是让他使坏也够你喝上一壶。现在他是一所高校的数学老师。过去我担心学生欺负他老实,现在我担心那些混小子惹毛了他。他有底线,属于那种“不是坏人,坏起来不是人”的类型。他的笑里藏着利刃。

按说,同学分别了二十年,大家重聚,容易生分。但我昨天丝毫不这样觉得。我的同学是客人,但不是陌生人,他们从我的记忆里复活,而且更加血肉丰满。我偷偷给他们拍照,黑白的,大概一段时间后,我还会有机会在底片上见到他们。

谢谢,昨天来看我的老同学。我因为你们开始回忆二十年的自己。二十年,过得真快。

————————————————
下午,刘刘来看过我,送来我前些天托他买的画册,有伊肯斯、契里科和巴蒂尔斯的。伊肯斯是新认识的,看了,真棒!谢谢,刘刘。

 

 


  Posted at  2011-11-07 13:00  Edit | Trackback(0)

Comments



Updated